首页 > 正文
番禺头发种植哪里好

深圳有哪些好的植发医院,广州碧盛莲植发医院,东莞毛发移植的医院,s.h.t 无痕植发,种植头发有什么风险,脱发有治疗成功的吗,松岗人民医院有种植毛发的科吗,织发与植发效果哪种好,广州眉毛移植哪家好,全国治疗脱发医院排名

  原标题:男子误认为同事污蔑自己将其杀死 后告真正造谣者给自己和死者讨说法

  (记者 洪雪)误认为单位同事阿浩冒充自己在微信群里发了污蔑自己的言论,为此李某找阿浩理论时将阿浩杀死,后来才得知自己杀错了人,发微信的为张某。

  为了给自己和无辜枉死的阿浩讨个说法,李某对发布造谣言论的张某提起了自诉,要求法院以诽谤罪判处其刑事责任,并要求张某赔偿损失50万元。11月20日上午,北京丰台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曲折的自诉案件。

  自诉案件指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为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直接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并由司法机关直接受理的刑事案件。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上午9点,庭审开始,李某因杀死阿浩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因此今日他没有到庭,而是委托了律师出庭应诉。

  李某诉称,李某和被告人张某及被害人阿浩同系丰台区草桥村村民,又同在北京市新发地长途客运站工作。

  2017年9月19日晚上10点,被告人张某盗用李某的微信号和微信头像,模仿李某的语气在客运站工作群发布微信,以极其淫秽侮辱的语言点名道姓地诽谤客运站的工作人员以及李某和李某的女儿。

  李某称,10点零1分,同样的微信内容又在草桥村民互助群里发布,上述两个微信群当时人数都在500人左右。由于该微信内容涉及客运站许多职工和曹桥村村民,且该微信被大量转发,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且在自诉人李某的亲侄子举办婚礼前发布,由此可见张某的行为是有预谋的,用心险恶,其发布的微信内容激起客运站职工家属和村民极其家属的极大愤怒,自诉人李某受到极大伤害并面临严重的人身安全威胁,李某当晚向客运站领导汇报说明情况并报警。

  事件发生后,李某整夜难眠,分析是谁诬陷自己,最后自诉人李某错误地认为是同单位职工也是同村村民阿浩所为。9月21日上午,自诉人李某找到被害人阿浩,要其说明情况,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最终导致阿浩死亡的严重后果。

  现在,李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看守所。被告人张某也被关押在看守所。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李某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已经构成诽谤罪,其情节恶劣,导致自诉人误将阿浩当作诬陷自诉人的人而杀害。被害人阿浩年仅27岁,有一个三岁女儿,又有父母需要赡养,由于被告人张某的行为造成两个家庭的支离破碎,自诉人李某不但面临严厉的刑事处罚,还要承担巨额的经济赔偿。

  为了减轻自诉人李某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阿浩造成的痛苦和损害,亦为了争取司法机关的宽大处理,减轻刑事处罚,自诉人李某必然要对被害人家属给予巨额赔偿,李某预估赔偿在176万元左右。

  自诉人李某认为,所有这些严重后果均由被告人张某的诽谤犯罪行为引起,被告人张某负有不可推卸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其诽谤犯罪行为给自诉人李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困难。

  为此,自诉人李某向丰台法院起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除了追究张某的刑事责任外,还要求张某赔偿自己的损失共计200万元。

  

  11月20日,被告人张某出现在法庭上。今年33岁的张某目前被羁押在丰台看守所,2017年9月21日被抓获。

  张某供述称,事发当时他是一名滴滴车司机,接到警察打电话后,他赶紧回到家,随后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

  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张某自始至终对于自己编造微信并侮辱李某的行为均表示承认。

  “前几年我和他发生了矛盾,后来一直没有解决,他也没有跟我道歉,导致我一直没上班。”张某说自己丢了工作之后一直干滴滴司机,收入不稳定,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很大,因此对李某更加怀恨在心,就想着编造一段微信骂李某。“我想着骂完他再给他道个歉,然后就能回去上班,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张某说。

  张某当时申请了一个新的微信号,微信名字和李某的微信一样,而头像也盗用了李某的微信头像,是李某外孙女的照片。如此一来,至少从形式上,这个假冒的微信号足以乱真。

  假微信号注册完成后,张某用这个微信号,以李某的名义找到客运站的一个同事,说自己刚才不小心点错退群了,让对方帮忙再给拉进去。这个同事没有多想,就把这个假的李某给拉进了工作群。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在法庭上,张某说自己和李某是亲戚关系,李某在单位是缉查组组长。“我没想那么多,法律意识淡薄,就想编点东西骂他一下。之后向他承认错误,然后去单位上班。我家里现在比较困难,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事我做得不对,心里挺自责的。”张某说。

  张某的辩护人表示,张某能够如实供述,且李某和阿浩间产生的结果并不是微信直接造成的,各微信群都有人出面否认信息的真实性,导致严重后果的主要责任不是张某造成的, 既不是张某追求的目的,也超出了张某本人的意料,因此建议适用缓刑。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对此,李某的代理人称,张某的行为符合诽谤罪的构成,主观恶性较深,发布时间是在李某的侄子结婚三天前,村民微信群里的外号大家都知道是指谁。此外张某和李某是亲属关系,对李某的性格比较了解,应该知道发了微信会激怒李某,张某的言论对李某也构成了人身的威胁,因为男女关系在村民中非常敏感,如果有人当真,李某可能有生命危险,希望严惩。

  该案未当庭宣判。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男子误认为同事污蔑自己将其杀死 后告真正造谣者给自己和死者讨说法

  (记者 洪雪)误认为单位同事阿浩冒充自己在微信群里发了污蔑自己的言论,为此李某找阿浩理论时将阿浩杀死,后来才得知自己杀错了人,发微信的为张某。

  为了给自己和无辜枉死的阿浩讨个说法,李某对发布造谣言论的张某提起了自诉,要求法院以诽谤罪判处其刑事责任,并要求张某赔偿损失50万元。11月20日上午,北京丰台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曲折的自诉案件。

  自诉案件指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为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直接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并由司法机关直接受理的刑事案件。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上午9点,庭审开始,李某因杀死阿浩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因此今日他没有到庭,而是委托了律师出庭应诉。

  李某诉称,李某和被告人张某及被害人阿浩同系丰台区草桥村村民,又同在北京市新发地长途客运站工作。

  2017年9月19日晚上10点,被告人张某盗用李某的微信号和微信头像,模仿李某的语气在客运站工作群发布微信,以极其淫秽侮辱的语言点名道姓地诽谤客运站的工作人员以及李某和李某的女儿。

  李某称,10点零1分,同样的微信内容又在草桥村民互助群里发布,上述两个微信群当时人数都在500人左右。由于该微信内容涉及客运站许多职工和曹桥村村民,且该微信被大量转发,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且在自诉人李某的亲侄子举办婚礼前发布,由此可见张某的行为是有预谋的,用心险恶,其发布的微信内容激起客运站职工家属和村民极其家属的极大愤怒,自诉人李某受到极大伤害并面临严重的人身安全威胁,李某当晚向客运站领导汇报说明情况并报警。

  事件发生后,李某整夜难眠,分析是谁诬陷自己,最后自诉人李某错误地认为是同单位职工也是同村村民阿浩所为。9月21日上午,自诉人李某找到被害人阿浩,要其说明情况,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最终导致阿浩死亡的严重后果。

  现在,李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看守所。被告人张某也被关押在看守所。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李某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已经构成诽谤罪,其情节恶劣,导致自诉人误将阿浩当作诬陷自诉人的人而杀害。被害人阿浩年仅27岁,有一个三岁女儿,又有父母需要赡养,由于被告人张某的行为造成两个家庭的支离破碎,自诉人李某不但面临严厉的刑事处罚,还要承担巨额的经济赔偿。

  为了减轻自诉人李某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阿浩造成的痛苦和损害,亦为了争取司法机关的宽大处理,减轻刑事处罚,自诉人李某必然要对被害人家属给予巨额赔偿,李某预估赔偿在176万元左右。

  自诉人李某认为,所有这些严重后果均由被告人张某的诽谤犯罪行为引起,被告人张某负有不可推卸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其诽谤犯罪行为给自诉人李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困难。

  为此,自诉人李某向丰台法院起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除了追究张某的刑事责任外,还要求张某赔偿自己的损失共计200万元。

  

  11月20日,被告人张某出现在法庭上。今年33岁的张某目前被羁押在丰台看守所,2017年9月21日被抓获。

  张某供述称,事发当时他是一名滴滴车司机,接到警察打电话后,他赶紧回到家,随后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

  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张某自始至终对于自己编造微信并侮辱李某的行为均表示承认。

  “前几年我和他发生了矛盾,后来一直没有解决,他也没有跟我道歉,导致我一直没上班。”张某说自己丢了工作之后一直干滴滴司机,收入不稳定,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很大,因此对李某更加怀恨在心,就想着编造一段微信骂李某。“我想着骂完他再给他道个歉,然后就能回去上班,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张某说。

  张某当时申请了一个新的微信号,微信名字和李某的微信一样,而头像也盗用了李某的微信头像,是李某外孙女的照片。如此一来,至少从形式上,这个假冒的微信号足以乱真。

  假微信号注册完成后,张某用这个微信号,以李某的名义找到客运站的一个同事,说自己刚才不小心点错退群了,让对方帮忙再给拉进去。这个同事没有多想,就把这个假的李某给拉进了工作群。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在法庭上,张某说自己和李某是亲戚关系,李某在单位是缉查组组长。“我没想那么多,法律意识淡薄,就想编点东西骂他一下。之后向他承认错误,然后去单位上班。我家里现在比较困难,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事我做得不对,心里挺自责的。”张某说。

  张某的辩护人表示,张某能够如实供述,且李某和阿浩间产生的结果并不是微信直接造成的,各微信群都有人出面否认信息的真实性,导致严重后果的主要责任不是张某造成的, 既不是张某追求的目的,也超出了张某本人的意料,因此建议适用缓刑。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对此,李某的代理人称,张某的行为符合诽谤罪的构成,主观恶性较深,发布时间是在李某的侄子结婚三天前,村民微信群里的外号大家都知道是指谁。此外张某和李某是亲属关系,对李某的性格比较了解,应该知道发了微信会激怒李某,张某的言论对李某也构成了人身的威胁,因为男女关系在村民中非常敏感,如果有人当真,李某可能有生命危险,希望严惩。

  该案未当庭宣判。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男子误认为同事污蔑自己将其杀死 后告真正造谣者给自己和死者讨说法

  (记者 洪雪)误认为单位同事阿浩冒充自己在微信群里发了污蔑自己的言论,为此李某找阿浩理论时将阿浩杀死,后来才得知自己杀错了人,发微信的为张某。

  为了给自己和无辜枉死的阿浩讨个说法,李某对发布造谣言论的张某提起了自诉,要求法院以诽谤罪判处其刑事责任,并要求张某赔偿损失50万元。11月20日上午,北京丰台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曲折的自诉案件。

  自诉案件指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为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直接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并由司法机关直接受理的刑事案件。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上午9点,庭审开始,李某因杀死阿浩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因此今日他没有到庭,而是委托了律师出庭应诉。

  李某诉称,李某和被告人张某及被害人阿浩同系丰台区草桥村村民,又同在北京市新发地长途客运站工作。

  2017年9月19日晚上10点,被告人张某盗用李某的微信号和微信头像,模仿李某的语气在客运站工作群发布微信,以极其淫秽侮辱的语言点名道姓地诽谤客运站的工作人员以及李某和李某的女儿。

  李某称,10点零1分,同样的微信内容又在草桥村民互助群里发布,上述两个微信群当时人数都在500人左右。由于该微信内容涉及客运站许多职工和曹桥村村民,且该微信被大量转发,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且在自诉人李某的亲侄子举办婚礼前发布,由此可见张某的行为是有预谋的,用心险恶,其发布的微信内容激起客运站职工家属和村民极其家属的极大愤怒,自诉人李某受到极大伤害并面临严重的人身安全威胁,李某当晚向客运站领导汇报说明情况并报警。

  事件发生后,李某整夜难眠,分析是谁诬陷自己,最后自诉人李某错误地认为是同单位职工也是同村村民阿浩所为。9月21日上午,自诉人李某找到被害人阿浩,要其说明情况,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最终导致阿浩死亡的严重后果。

  现在,李某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看守所。被告人张某也被关押在看守所。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李某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已经构成诽谤罪,其情节恶劣,导致自诉人误将阿浩当作诬陷自诉人的人而杀害。被害人阿浩年仅27岁,有一个三岁女儿,又有父母需要赡养,由于被告人张某的行为造成两个家庭的支离破碎,自诉人李某不但面临严厉的刑事处罚,还要承担巨额的经济赔偿。

  为了减轻自诉人李某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阿浩造成的痛苦和损害,亦为了争取司法机关的宽大处理,减轻刑事处罚,自诉人李某必然要对被害人家属给予巨额赔偿,李某预估赔偿在176万元左右。

  自诉人李某认为,所有这些严重后果均由被告人张某的诽谤犯罪行为引起,被告人张某负有不可推卸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其诽谤犯罪行为给自诉人李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困难。

  为此,自诉人李某向丰台法院起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除了追究张某的刑事责任外,还要求张某赔偿自己的损失共计200万元。

  

  11月20日,被告人张某出现在法庭上。今年33岁的张某目前被羁押在丰台看守所,2017年9月21日被抓获。

  张某供述称,事发当时他是一名滴滴车司机,接到警察打电话后,他赶紧回到家,随后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

  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张某自始至终对于自己编造微信并侮辱李某的行为均表示承认。

  “前几年我和他发生了矛盾,后来一直没有解决,他也没有跟我道歉,导致我一直没上班。”张某说自己丢了工作之后一直干滴滴司机,收入不稳定,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很大,因此对李某更加怀恨在心,就想着编造一段微信骂李某。“我想着骂完他再给他道个歉,然后就能回去上班,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张某说。

  张某当时申请了一个新的微信号,微信名字和李某的微信一样,而头像也盗用了李某的微信头像,是李某外孙女的照片。如此一来,至少从形式上,这个假冒的微信号足以乱真。

  假微信号注册完成后,张某用这个微信号,以李某的名义找到客运站的一个同事,说自己刚才不小心点错退群了,让对方帮忙再给拉进去。这个同事没有多想,就把这个假的李某给拉进了工作群。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在法庭上,张某说自己和李某是亲戚关系,李某在单位是缉查组组长。“我没想那么多,法律意识淡薄,就想编点东西骂他一下。之后向他承认错误,然后去单位上班。我家里现在比较困难,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事我做得不对,心里挺自责的。”张某说。

  张某的辩护人表示,张某能够如实供述,且李某和阿浩间产生的结果并不是微信直接造成的,各微信群都有人出面否认信息的真实性,导致严重后果的主要责任不是张某造成的, 既不是张某追求的目的,也超出了张某本人的意料,因此建议适用缓刑。

图为庭审现场。摄/法制晚报<span class=

  对此,李某的代理人称,张某的行为符合诽谤罪的构成,主观恶性较深,发布时间是在李某的侄子结婚三天前,村民微信群里的外号大家都知道是指谁。此外张某和李某是亲属关系,对李某的性格比较了解,应该知道发了微信会激怒李某,张某的言论对李某也构成了人身的威胁,因为男女关系在村民中非常敏感,如果有人当真,李某可能有生命危险,希望严惩。

  该案未当庭宣判。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桂强

植发多少钱一个单位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